来自 新闻中心 2019-11-17 09:3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管家婆马报彩图大全 > 新闻中心 > 正文

七个工作日顺利交割,张大千一生中最大的泼彩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张大千 瑞士雪山 镜心 设色绢本 1965年 173344 cm 估价待询

毕加索曾临摹齐白石册页,学习东方水墨的韵味,中国画家也从西方吸取到了创新中国画的灵感。从1956到1966的这10年中间,张大千几乎每年都有欧洲之行,1956年更是大胆拜访毕加索切磋。这两位东西方的艺术大师,都是自幼出身平凡,但是毕生执着于绘画的革新。毕加索从蓝色时期,玫瑰红时期,分析立体主义与综合立体主义阶段,到古典主义、超现实主义时期。张大千也经历了从传统中一步步走出,直到创造出了风格多样的大千世界。

今秋北京保利拍卖近现代书画夜场中,张大千《瑞士雪山》以1.6445亿元成交,创造了其个人作品第二拍卖高价。在拍卖结束后的第七个工作日,北京保利拍卖即与买家圆满交割。

题识:乙巳年十月既望,瑞士归涉事。爰翁摩诘山园。 印文:大千唯印大年、1965五四

1956年7月底,张大千夫妇与毕加索合影

泼墨泼彩,不仅是张大千继其集传统大成之后走向个人创新巅峰的画风;也是他去国十余年后,成功地将中国画中泼墨大写意风格结合当年世界抽象绘画潮流,开发出他独特豪放、法古变今、前无古人、走向世界画坛的伟大成就;更是传统与创新中国画的主要分水岭!张大千集传统大成的精品,固然代表其前半生的成就,但是站在历史宏观的角度,只有他泼墨泼彩的力作,最能代表他前无古人的历史地位;而此幅《瑞士雪山图》正是罕见的大千泼墨泼彩的巨幅精品!

部分出版物封面

张大千存世作品中,最为震撼的应该是他晚年的泼彩作品,这种泼彩泼墨风格的开始,多少受到了西方现代抽象表现主义的启发。到了六十年代中期,大千先生运用泼墨泼彩技巧已入得心应手境地,特别应用于其钟爱的瑞士风景上,因为瑞士的湖光山色极具四时之美,雪景在视觉效果上,与泼彩的抽象表现方式有极高的协调融和关系。泼墨泼彩,最能代表他前无古人的历史地位, 此幅《瑞士雪山图》更是罕见的在绢上绘制的巨幅精品。

张大千 瑞士雪山 镜心 设色绢本1965年 173344 cm 成交价:RMB164,450,000

泼墨泼彩,不仅是张大千继其集传统大成之后走向个人创新巅峰的画风;也是他去国十余年后,成功地将中国画中泼墨大写意风格结合当年世界抽象绘画潮流,开发出他独特豪放、法古变今、前无古人、走向世界画坛的伟大成就;更是传统与创新中国画的主要分水岭!张大千集传统大成的精品,固然代表其前半生的成就,但是站在历史宏观的角度, 只有他泼墨泼彩的力作,最能代表他前无古人的历史地位;而此幅《瑞士雪山图》正是罕见的大千泼墨泼彩的巨幅精品!

张大千 瑞士雪山 镜心 绢本 173344cm 1965年作

著录:

傅申先生见其题款书法浑厚凝重,以及印章为真之后,向藏家慎重表示:此幅为千真万确的张大千真迹。

展览:1、张大千克密尔画展,1967年8月,美国加州克密尔,The Laky Gallery。2、张大千书画特展,1980年,台北历史博物馆。3、张大千在加州-百年书画纪念展,1999年,美国旧金山州立大学。4、无人无我,无古无今-张大千画作加拿大首展,2000年,加拿大温哥华市立美术馆及维多利亚美术馆。5、传统与创新-二十世纪中国绘画展,2004年,台北国父纪念馆。著录:1、《张大千克密尔画展》,The Laky Galleries Ltd.,美国加州,1967年。2、《张大千画集》第七集P54,台北历史博物馆,1990年。3、王之一著《我的朋友张大千》P143,台北汉艺色研文化事业有限公司,1993年。4、傅申著《张大千的世界》P88,台北羲之堂,1998年9月。5、傅申著《张大千的世界》P45,台北羲之堂,1998年9月。6、《张大千在加州-百年书画纪念展》P59,美国旧金山州立大学,1999年。7、《无人无我,无古无今-张大千画作加拿大首展》P152-153,台北历史博物馆,2000年。8、《传统与创新-二十世纪中国绘画展》封面封底、P56-57,台北国父纪念馆,2004年。

1.《张大千克密尔画展》,The Laky Galleries Ltd.,美国加州,1967年。

1965年,张大千认为自己首创的泼彩技法在这一年已届完全成熟,遂特地为这一年设计了一方纪年印1965五四。

不同于昔时以黄山、峨嵋山等为其胸中山水为意境的山水画,瑞士风景为主题的泼彩山水画更为粲丽恢弘。而且在此绢上质地创作,更有难度。

2.《张大千画集》第七集,第54页,台北历史博物馆,1990年。

回溯个人与此画的因缘,乃是在一九九〇年代初期经笔者多年筹划的张大千大展在美国华府沙可乐美术馆首展,再巡回至纽约及圣刘易斯两地展出后,在返台之行时,承台北藏家邀赏其藏画,其中即有此泼彩《瑞士雪山图》。其尺幅甚巨, 只有铺在大厅的地毯上欣赏,虽然笔者的第一印象已为此画的恢宏布局及氤氲的气韵所震摄,然而由于泼墨泼彩的技法,以半自动泼墨泼彩再以巨笔刷扫导引为主,而少见传统皴法笔触,因而极难以大千的传统笔墨来判断真赝,故笔者保持一贯谨慎态度,不作轻率判断,遂反复审视其一丘一壑,及画中少数笔踪,如画幅中央偏右留出空白如湖泊的坡岸及右上方的淡笔山皴,又见其题款书法浑厚凝重,以及印章为真之后,向藏家慎重表示:此幅为千真万确的张大千真迹!

此幅画绢之宽173公分,远超过一般画绢之制作,而近于其晚年绝笔《庐山图》之178公分。所在制作大幅作品时,其艰困及体力、物力之消耗,远胜一般小画,所幸大千在日本及巴西时期的友人王之一先生,拍摄了大千在八德园中大画室创作此画过程的照片,让我们有机会一瞥大千创作此图时的艰辛。

3.王之一着《我的朋友张大千》,第143页(创作照片),台北汉艺色研文化事业有限公司,1993年。

《瑞士雪山》局部

张大千创作《瑞士雪山》时照片

4.傅申着《张大千的世界》,第88页,台北羲之堂,1998年9月。

再就全幅构景意境而言,左半幅描绘高山台地上有双峰并峙于烟云之上,两峰之间隐然有光透出,令笔者想起今为林百里先生所藏的泼彩名作:《幽谷图》。而此画在两峰之右更似有万年冰河以扇形自峰侧浩荡流下隐入半山之中。

张大千利用墨彩自身溶与不溶于水的关系和效果,施行渲染、重叠、泼洒、沉渍、流动,营造出了千姿百态的烟云效果、山势气韵,使得那如真似幻的抽象造型与大自然的山岚云雾、云水飞动的具体形象完美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将大自然神奇幽深、明灭显晦的景致通过亮丽的色彩挪移到有限的画面之上,有着阴明晴晦自然镜像的万千变化,使山水画厚重深沉,浪漫奔放、大气磅礴、变幻无穷、苍浑雄深、色彩浓艳深邃、美如胜境,源于自然而又高于自然。

5.傅申着《张大千的世界》,第45页(创作照片),台北羲之堂,1998年9月。

《瑞士雪山》局部,山峦的山光云影

瑞士雪山局部瑞士雪山局部

6.《张大千在加州-百年书画纪念展》,第59页,美国旧金山州立大学,1999年。

《瑞士雪山》局部,巨崖冲天直上霄汉

难怪傅申教授曾说:此画具备无可动摇、难以比拟的坚强证据:一是大千创作时的纪录照片,二是当年大千亲自举办的画展图录,其为大千真迹,绝无疑义。但真迹甚多,若以尺幅之巨,兼论其在大千创作史上的重要性,能与此画匹敌者,那就并不多见了!

7.《无人无我,无古无今-张大千画作加拿大首展》,第152-153页,台北历史博物馆,2000年。

右半幅则以不同山形层迭布置,并在中下方开出山中平湖,上方的山峦也有山光云影,使密实中透出虚灵。右侧则有巨崖冲天直上霄汉,混沌中亦有光影与层次。

部分著录照片:

8.《传统与创新-二十世纪中国绘画展》封面封底、第56-57页,台北国父纪念馆,2004年。

《瑞士雪山》局部,以浓墨泼出壮硕的山头再以石绿石青泼点其中

《张大千克密尔画展》,The Laky Galleries Ltd.,美国加州,1967年王之一著《我的朋友张大千》P143,台北汉艺色研文化事业有限公司,1993年《传统与创新-二十世纪中国绘画展》封面封底、P56-57,台北国父纪念馆,2004年

9.《纪念张大千诞辰115周年绚丽多彩的大千世界张大千作品精选集》,四川美术出版社,2014年7月。

近景则以浓墨泼出壮硕的山头再以石绿石青泼点其中,令观者自由遐想,其手法也与上述的《幽谷图》下半幅相近,均为两画中的陪衬,使观者的目光聚焦于画幅的上半;此画的焦点则稍偏于画幅的左上方,以破除画面的均衡老调。

编辑:江兵

10.《张大千精品集》(下卷),第406页,人民美术出版社,2011年。

(下)波洛克的滴画(drip painting),张大千此类作品虽抽象而实具象,超出于西方的抽象画,具有中国优秀文人画的气韵。

部分出版物封面

以下再将此画的创作时地,以及真迹的有力证据略加说明:张大千于目疾之后,自一九六二年尝试成功画出泼墨略施浅绛的《青城山通景四屏》之后,渐渐走向泼墨泼彩兼施的手法,直至一九六七、六八年间为此类作品的高峰时期。盖此时大千志在世界画坛上出人头地,尽量减少传统笔墨,此作即为该时期的巨作。但大千此类作品虽抽象而实具象绝不等同于西方抽象画家的作品,却又超出于西方的抽象画,具有中国优秀文人画的气韵。

傅申先生见其题款书法浑厚凝重,以及印章为真之后,向藏家慎重表示:此幅为千真万确的张大千真迹。

张大千《庐山图 》 本幅绢本 178.5994.6cm

1965年,张大千认为自己首创的泼彩技法在这一年已届完全成熟,遂特地为这一年设计了一方纪年印1965五四。

大千在一九五六年后及六○年代多次由郭有守等友人陪游瑞士赏景。当大千于乙巳(1965)年七月自巴西飞欧洲游比利时,并在英国举行画展,兹后与其老友张目寒等再有瑞士之游,在他饱游饫看不同于中国山水美景之后,回到巴西摩诘山园陆续产生了大异于昔时以黄山、峨嵋山等为其胸中山水为意境的瑞士山水画。例如前述作于同一年「十一月朔」的《幽谷图》(26990公分),稍晚于此幅(344173公分)「十月既望」约半个月,二画虽在构图上有横、直之异,但二画的表现手法非常类似,均无屋宇而略有山皴。若以画幅面积论,此《雪山图》更为《幽谷图》的两倍有余,此幅画绢之宽,远超过一般画绢之制作,而近于其晚年绝笔《庐山图》之178.5公分,故知此画绢也是大千在日本订制者。

《瑞士雪山图》中烟云之上的双峰与峡谷

张大千创作《瑞士雪山》(王之一摄影)

山中平湖

最后要补充有关此画为大千真迹的有力证据,一是大千在日本及巴西时期的友人王之一先生,在大千八德园中大画室创作此画过程中所摄的纪录照片。当一九八○年代后期,笔者在筹办《张大千大展》期间,在洛杉矶拜访王先生时所赠送,后来印在拙作《张大千的世界》中,用以说明在制作大幅作品时,家人、弟子在旁协助的情况,并以彰显在创作此类大画时,其艰困及体力、物力之消耗,远胜一般小画。但当时实不知这幅从大画桌上下垂拖到地毯上的巨作,究竟是哪一幅作品。但在上述的同一书中,当笔者论述其泼彩的发展阶段时,又将此《瑞士雪山图》为插图,作为此一阶段的重要代表作,可见笔者对此画的重视。随后被发现王之一先生所摄的照片,正是此画的创作记录。最后又赫然被发现此画出现在稀见的一九六七年大千在美国西海岸举办的《克密尔画展目录》中。从此可以确证笔者先前以此幅为大千先生真迹、代表作之言不虚,这才是笔者最感欣慰之事!

以浓墨泼出壮硕的山头再以石绿石青泼点其中

总之,此画具备无可动摇、难以比拟的坚强证据:一是大千创作时的纪录照片,二是当年大千亲自举办的画展图录,其为大千真迹,绝无疑义。但真迹甚多,若以尺幅之巨,兼论其在大千创作史上的重要性,能与此画匹敌者,那就并不多见了! 傅申先生文

张大千创作《瑞士雪山》(王之一摄影)

傅申先生是美国国立佛利尔美术馆中国艺术部主任,之前担任台湾大学艺研所教授、台北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普林斯顿大学研究员、副教授等职。傅申先生主要研究领域是中国古代美术史,在中国书法、绘画史以及书画鉴定方面有很深的造诣。

12

本文由管家婆马报彩图大全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七个工作日顺利交割,张大千一生中最大的泼彩

关键词: